轩辕剑1剧情攻略 全流程+剧情

2021-05-21 11:16:38

作者:晓纹

来源:互联网

  本篇分享“华少”带来的轩辕剑1剧情攻略,详细的介绍了游戏主支线流程攻略。感兴趣的玩家和小编一起来了解详情吧。

  轩辕剑1也就是轩辕剑,系列开山之作。

  

轩辕剑1剧情攻略 详细流程文字攻略

 

  轩辕剑1攻略

  轩辕剑1背景为人神魔共存的时代,本来庇护人类的善神和恶神联手夹击人类,人类由一位持有轩辕剑的侠士领导了一支抗魔军,最后轩辕剑侠和善恶神同归于尽。从此,人类活在妖魔的阴影之中。十六年后,主角燕赤霞——也就是轩辕剑侠之子,经过一番历练之后,开始调查善恶神夹击人类的原因。

  轩辕剑1剧情流程攻略

  如果简短概述可以用一下8点说完:

  1.到朝阳城找县太爷交谈,再回去与师父交谈。

  2.回到朝阳城,先与耍花枪女子旁的小孩交谈,再到城的右上角与小孩交谈三次,得到绳子。

  3.在城内的水井使用绳子下去,在陆地通道平行的上边最左上角有隐藏的通道,进入后在最里面与真的县太爷交谈,得到官印。

  4.出水井在县役前使用官印后,再杀掉虎妖,得到夜明珠。

  5.到县城左边的山洞解救县太爷的儿子小宝,回去和县太爷交谈,得到令牌。

  6.出县城往南走,使用令牌后至长春镇,再往南至凤凰塔,在第一层处遇宁采臣加入。

  7.到凤凰塔最上层,打败小倩。

  8.回长春镇,与客栈门口的和尚交谈,进入客栈休息,打败火凤凰即结束。

  轩辕剑一攻略(详细)

  就让我们从头说起吧。

  燕赤霞出生后不久,父母就不知去向了,打从有记忆起,他就和师父一起住在山脚的小屋中,远离县城的人群。

  师父就是师父,燕赤霞从来就不知道师父叫什么名字,只知道师父是 一个和蔼的老人、除了两种情况例外,一是在指导燕赤霞武技,另外 就是当燕赤霞问起师父的身份或自己的身世的时候,师父会变得很阴沉,紧闭成一字的嘴、严肃的面孔、沉重的眼神,教燕赤霞不敢多问一句。

  师父并不是一个冷漠孤僻的人,早先,有几个人常会来找师父,一有朋友来,师父就会备些酒菜,和来客竟夜饮酒长谈。师父和县城里的县太爷也是好友,但是这几年,那几个熟识的朋友都不再来了。在这不久之后,世局就不再平静了,妖魔开始出现在县城一带,杀害过往的行旅,劫掠往来的商客。越往南边,妖物闹得越凶,县太爷逼不得已,只好在南边山隘建了一道厚厚的闸门,阻断南北往来的路径,以免有不知情的人白白地送了性命。整个故事开始时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。这一天,燕赤霞一早醒来,到师父房间请安……

  “啊!徒儿你醒了,练过拳后,收拾一下,到县城去一趟。”这是燕赤霞从小到大,师父第一次要他独自出外,燕赤霞心中又是兴奋,又带一点恐惧的问:“师父是要我……”

  “你到县城去买几件东西,顺道去县衙替我跟县太爷打个招呼,好久没跟他下棋了,说我隔些天再去找他。”

  燕赤霞心中还是有一点不确定:“师父,您不与我同去吗?”

  师父笑了笑:“该是你一个人走走的时刻了,凭你的武功,多小心一点,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  “我没有一个人出过门……”

  “如果现在不一个人走动,你将来如何去……唉……”师父摇摇头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师…师父,我的身世,能不能……”燕赤霞低著头,呐呐地问道。 不过,出乎意料之外,师父这一回并没有生气,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:“现在问还嫌太早,该你知道的时后你自然就知道了。去吧, 别逗留,办完事早些回来。”

  多年来的武术锻练,燕赤霞的功力已颇有根基,他离开山坳,向南绕过山,往西边县城而去。

  县城一直是这一带最大的城市,算是相当繁华,虽然外面不大平静, 但是街市上依然偶有走江湖卖艺的人往来。比起商旅,这些人手下多半还有些功夫底子,反而比较能自由地在各处走动。这几天县城里刚好有人在卖艺,围观的人一声声喝采,使燕赤霞忍不住停下脚步看了看。卖艺人中的一个女孩正在耍一套杨家枪,一招带一招,一式接一式;回首一招回马枪,枪尖钉入场中立起的木桩上,众人又是喝彩连 连。

  “这枪法好,看她小小年纪,不得了。”

  “依我看,不错是不错了,可是并没有得到杨家枪的真髓。”

  “喂!啥子真髓?上去露两手啊。”

  “嗯,我这祖传的枪法是不轻易给人看的。”

  燕赤霞微微一笑,转身正要走,旁边有个小孩子正向他的朋友炫耀: “大人都说他们武功好,我的朋友昨天把他们的绳子偷偷藏起来,让他们找不到,有什么厉害?”

  燕赤霞摇摇头:“这些小鬼。”

  办完了师父交待的事,燕赤霞买了点伤药,以防回程路上与妖魔相遇时受伤,随即往县衙去。

  进了衙门,县太爷高高坐在堂上,燕赤霞行了个礼:“县太爷好久不见了。”

  县太爷脸上显得有点不自然:“你是……”

  “县太爷不认得我了?我是燕赤霞啊!师父要我代他向您问好,师父说有空再找你下棋。”

  县太爷支支唔唔地说:“好…好…我知道了,你走吧。”

  燕赤霞出来晃了一圈觉得不大对劲,想再去找县太爷问个清楚,不料回到衙门口,

  衙门的侍卫挡住了他:“县太爷说,不准人打扰。”

  燕赤霞没办法,记得师父交待要早早回去,就离开了县城回家。

  走到山脚家中,师父正在房中喝茶,燕赤霞见过师父,师父问道:『 县太爷他还好吧?』

  燕赤霞说:『好是好,不过有一点不大对头,县太爷好像不大认得我 了。』

  师父笑笑说:『当然,都好久不见了。』

  燕赤霞说:『不是的。』就把见面时县太爷不自然的样子告诉师父。

  师父沉吟半饷:『有点不对头,你休息一天,明天再出发去县城查查 看,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』

  燕赤霞在城里到处打听,许多人都表示县太爷的言行举止好像变了, 也有人告诉燕赤霞说,城里那口井,最近常常有怪声传出来,怪可怕 的,现在晚上都不大有人敢到井边去了。

  燕赤霞心想:『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』就想下井一探究竟。

  下井需要一条绳子,燕赤霞走在路上,正想去找条绳子,一群小孩从 旁追逐而过,燕赤霞看见其中一个小孩子,心中忽然想起几天前听见 的一番话,他拉住那个个小孩,问到:『小弟,你知不知道那儿有绳 子?』

  小孩马上回说:『不知道。』说完转身就要走。

  燕赤霞拉住他又问一次:『你不知道吗?』

  小孩仍然说:『我不知道。』

  燕赤霞板起了脸,声音也沉了下来:『你真的不知道?』

  小孩吓了一跳,说:『好嘛好嘛,是我拿的,我只是想开个玩笑而已 嘛,你要就给你好了。』

  燕赤霞拿到了绳子,用它缒下了井中。

  下了井里,燕赤霞发现地下水脉四通八达,并不是单纯的一口井,在 西北边有一处密道,钻进水道中,曲曲折折地穿过岩璧,在另一边的 ? 蛝]中找到了县太爷,一问之下,才知道原来前几天见到的是妖怪幻 化成的假县太爷,真的县太爷早就被抓到这里关起来了。 燕赤霞晃然大悟『原来是妖怪,我去对付它。』

  『谢谢,这件事就得委托你了。』

  『可是衙门的侍卫跟本不让我进衙门,我又不想跟他们动手。』

  『这是我的官印,有了这个大印,可以调度衙门的侍卫,你就可以进 入衙门了。』

  燕赤霞凭着官印进了衙门,到了堂上,右手由背上剑鞘抽出剑来,指 着县太爷说:『你这妖物,还不现出原形?』

  假县太爷说:『大胆!左右,还不将此人拿下!』

  衙里的差役正要上前,燕赤霞取出官印:『真县太爷的官印在此,你 还敢狡辩!』

  假县太爷一看见官印,大吼一声:『小子,看我收拾你。』

  堂上一阵青烟,烟散处假县太爷现出真身,化成一只妖虎,背上有一 青面,尾如蛇,目露黄光,大吼一声就向燕赤霞扑来。众人一见到妖 怪,唬的一声四散逃去。

  燕赤霞蹂身向前,左手教虎爪扫了一下,他乘势化势,向左一坳身, 右手剑顺势在虎妖腿上划了一道,深可见骨。但是虎爪这一扫之力终 究无法化解,燕赤霞左手也伤了一片。

  虎妖痛吼一声,落地返身,又向燕赤霞扑来,燕赤霞学了个乖,也高 高跃起,一脚踹在虎妖背上的脸上,藉势上跃,虎妖被面上被踹了一脚,一时分不清方向,落地正要转身,燕赤霞跃在半空,倒转身子在 梁上一蹬脚,以整个人的重量把剑钉入虎妖背上。虎妖重创之余也不怠慢,尾上的蛇头同时咬在燕赤霞的肩上。

  燕赤霞长剑松手,侧身左旋,左手一掌翻天印,击在虎妖腹侧,虎妖 尖啸连连,脚步踉跄,叫声越来越弱,燕赤霞忍痛冲上前去,将长剑 一带,虎妖背后血如泉涌,终于失去力量,倒在地上,眼中妖异的光 芒渐渐转为灰暗……

  『升堂!』

  『威……武………』

  『燕赤霞,谢谢你救了本官,本官有一事相求,不知……』

  『大人请尽管开口,师父有交待过,大人的事要尽量帮忙。』

  『是这样子的,当初为了逼我交出官印,虎妖捉了我的孩子小宝,关 在山洞里,你能不能为我救回我的孩子?』

  『我尽力而为。』

  县太爷闻言大喜过望,走到燕赤霞身边,将一颗珠子交给燕赤霞:『 这是我祖传的至宝夜明珠,你应该用得到,请收下它吧。』

  县城西南有一座桥,过了桥,在西北边有一个山洞,这里就是蜘蛛精 的巢穴。山洞一带,空气中飘着一股腐臭的气息,离洞口越近,气味 越是令人掩鼻。

  燕赤霞引剑护身,侧身走进山洞中,一阵积郁的尸臭涌出,几乎令人 呕吐,洞内一片漆黑,连洞口稀微的天光都像是被洞里稠稠的黑暗吸收了。燕赤霞由囊中取出夜明珠,把四周照得如白昼般明亮,吓然发 现四处尽是尸首骨骸,有些骨头上还有点点黑斑,有些竟还是啃吃了一半的残尸,地上,墙上尽是片片血迹。

  燕赤霞皱着眉头,往山洞深处寻去,山洞像是一层层阶梯,高低联结 道路往复,燕赤霞踏着血迹骸骨,忍着沉重的臭气,在迷宫般的坡道 上下搜寻,终于遇到一个女孩子。 『啊,你是谁?请不要伤害我…』

  『姑娘,你怎么会在这里?』

  『我前天被蜘蛛精抓到这儿,它大概要来吃我了……』女孩说着说着 就哭了起来。 『我好怕,我想回家……』

  『姑娘别怕,我叫燕赤霞,是来救人的。』

  姑娘抬起头来,脸颊上犹挂着泪珠:『谢谢你…谢谢…』

  『姑娘,你是不是有见过一个小孩子?』

  『有,我带你去找他,然后一起离开。』

  姑娘带着燕赤霞找到了小宝,燕赤霞见到小宝,高兴得奔向前来,小 宝忽然瞪大了眼,满脸恐惧地看着燕赤霞身后,燕赤霞一转身,眼角只闪过那女孩子的脸,一瞬间这张脸转成铁青,头发根根立起,女孩 化成蜘蛛精的模样,燕赤霞眼见异变,愣了一下,就在这一瞬间,蜘蛛精闪电般地对燕赤霞胸腹之间狠狠一下重击,口中并吐出蛛丝将燕 赤霞捆住……

  燕赤霞倒在地上,挣脱不开蜘蛛丝的束缚,再加上在毫无防备的情况 下受到袭击,五脏六腑似乎乱成一团,他的神智逐渐模糊,望着蜘蛛 精越迫越近,燕赤霞心想…大势已去……

  蜘蛛精口中吐出一阵阵青气,桀桀怪笑,走向陷入昏迷中的燕赤霞, 忽然之间,半空落下一个黑衣人,挡在燕赤霞身前。

  蜘蛛精脚步定住,凝视这拦路的黑衣人,黑衣人不打话,手中剑盘出 朵朵剑花,层层迭迭涌向蜘蛛精,蜘蛛精根本不是黑衣人的对手,当 场被斩死。

  黑衣人取出伤药,小心地喂入燕赤霞口中,然后对躲在一旁的小宝招 了招手,比个手势叫小宝照顾燕赤霞。小宝点头表示会意,就在这低 头抬头的一瞬间,黑衣人已经不知去向了。

  燕赤霞醒来时,发现自己大难不死,就问小宝:『我怎么了?』

  『刚才你中了蜘蛛精的暗算,有一个黑衣人救了你。』

  『黑衣人?小宝你知道是谁吗?』

  『我不知道,他连话都没讲就好像鬼怪一样消失了。』

  『小宝,不可以这样说别人。哎……想来他也是我道中人。』

  县太爷见了小宝,对燕赤霞更是感激得不得了:『谢谢,谢谢,我一 家的命都是你救的。对了,你师父有一封信要我交给你。』

  燕赤霞连忙拆开信来,信上说着:

  赤霞吾徒 十七年前,人和魔神之间展开决战,善神和恶神带着魔军攻击人类, 在数日血战后,人类的领袖姬轩辕全家被屠杀殆尽,只有一个当时方 出生的幼子逃过一劫,这就是你的身世,这个小孩儿就是你。

  为师的今天告诉你这件事,并不是希望你去报仇,反而更希望你能找 出当初原本支持人类的善神为何投向恶神一方的原因,希望能够再度 恢复人和神魔之间的和平。

  你所做的事,县太爷都告诉我了,我很高兴当时救了你,收了你这么 一个徒弟,为师有事将云游四方,今后若是有缘,当有相见的一日。 赤霞,好自为之,该告诉你的我都说了,今后要怎么做,就看你自己 决定了。

  燕赤霞看了信,转身就要走,县太爷叫住他:『这块令牌给你,有了 令牌,你可以通过南边的关卡,去做你该做的事吧。』

  燕赤霞取了令牌,匆匆赶回山脚故居,师父已不知去向,和自小依赖 的师父分离,今后不知何日能再见,燕赤霞不禁悲从中来,他立在屋 里,许久许久……终于,他下定了决心,在心中默念:『师父,徒儿 要去做该做的事了,希望有再见的一日……。』

  通过了南方的关口,燕赤霞行至一个小镇,镇上人们传颂一位黑衣侠 四处斩妖伏魔,燕赤霞想起杀了蜘蛛精的救命恩人,就想寻找黑衣人 向他道谢。他向镇民打听,得知黑衣人名叫宁采臣,日前出发到南角 凤凰塔去消灭妖女。

  燕赤霞找到凤凰塔,在塔的底层见到宁采臣,就向宁采臣致上谢意, 并询问宁采臣为何要来凤凰塔。

  『传说塔上有一个女妖,害人无数,又有人说塔上关了一个美丽的少 女,我想,如果有妖,我就斩妖,如果有人被囚在此,我就救人。』

  『宁兄,我们对抗妖邪的心意相同,不妨互相合作,互相帮忙,』

  『太好了,走,一起走吧。』

  燕赤霞和宁采臣两人协力上塔,诛杀了无数潮涌而来的妖物,终于到 了塔顶,在塔顶有一个美丽的姑娘。

  『姑娘,为何孤身在此?』宁采臣开口问道。

  『你们是谁?请你们走吧,不要再来了。』

  『姑娘,你是被妖怪抓来的吗?』

  『快走,时间不多了,快……快走。』

  少女边说边后退,燕、宁两人心知事情必定有异,怎能离开?两人不 约而同,快步跟了上去。

  突然,少女的眼中闪过一阵红光,两眼失去神采,她疯狂地开始攻击 燕赤霞和宁采臣。

  燕宁两人一方面先求自保,另一方面也不愿意出手误杀无辜,但是女 孩的法术厉害,打得两人几无招架之力。

  『宁兄,兵分两路……』

  『左右夹击!』

  『别伤她……』

  『把她打晕。』

  燕宁两人跳出圈外,由左右两边攻向少女,果然,那姑娘一时反应不 及,燕赤霞架住兵刃,宁采臣说了声:『得罪了!』就一个震掌击在 少女颈侧。

  少女眼神斗的转清,就晕了过去。

  『燕兄,看来她不像妖魔。』

  『的确,我看我们……』

  两人正在说话间,外面传来一阵尖利的啸声,就在这一瞬间,少女忽 然消失不见。

  两人在塔顶寻不出线索,决议回镇上再商讨对策。

  回到镇上,所有人都不愿意跟燕,宁两人说话,突然间有一个和尚走 向燕赤霞和宁采臣:『两位施主,快走吧,镇上有妖……』正说到这 里,和尚突然伸手抱住头,放声狂叫,在惨叫声中化作粉末,随风散 去。周围的人却好似完全没看见和尚的死亡。

  『燕兄,你觉得该怎样做才好?』

  『宁兄,我想,以不变应万变,我们就宿在客栈,看看这妖物还能变 出什么戏法,只要它一现身,我们就收拾它。』

  『正合我意。』

  两人便走进客栈,要了一间厢房,叫店小二送上酒菜,才吃了几口下 肚,燕赤霞就觉得不对。

  『这菜中有…毒。』

  就在这一瞬间,两人腹痛如绞,倒在地上。

  房门碰的一声打了开来,店小二站在门口,阴阴地说:『你们中了我 的毒,在这里慢慢等死吧,我先去宰了这镇上的人。』

  『妖怪……别……别走!』

  两人伸手想抽兵刃,却已是力不从心。

  『就凭你们现在这种样子也敢叫我慢走!你们还是等死吧!』小二说 完话就走得不见踪影,远远传来一阵阵笑声。

  两人在死亡边缘挣扎,门口闪进一个人影,竟然是日前在塔上遇见的 少女。

  少女喂两人吃下解药,要燕、宁两人快走,就在这个时后,店小二又 出现在门口:『小倩!你竟敢背叛我!你也一起死吧!』

  店小二发出阵阵狂笑,身影慢慢融化,随即一阵烈火透肤而出,将外 皮烧去,现形妖魔火凤凰。

  少女首先发难,她口颂咒文,剑尖连连颤动,抖出一朵朵寒霜,卷向 火凤凰,燕赤霞,宁采臣也不怠慢,两人移形换位,招招直刺火凤凰 空门。

  火凤凰决非易与之辈,一身火焰,法力又深厚,燕赤霞等人以三对一 尚且占不了便宜,火凤凰挥手处,团团烈焰飞舞,三人不知被击中多 少下,仗着怀中灵药和法力疗伤,苦苦支撑。

  战了许久,毕竟以一敌三,火凤凰渐渐显出疲态,燕赤霞大喝一声: 『现在!』

  少女一声娇叱,一片寒芒罩向火凤凰,燕宁两道人影并肩躲在在霜影 后面,电射向前。

  『想利用我的死角?傻子!你们死定了!』

  火凤凰扬手就是一道火柱,将少女打出的寒霜齐中破开,两手顺势向 前一击,不料燕、宁两人早以闪到两边,火凤凰判断错误,两侧空门 大开,来不及回掌护身,燕赤霞和宁采臣手中长剑已分别由它两胁刺 入。

  火凤凰发出一阵凄厉的尖啸,瞬间被焚成灰尽。

  燕赤霞和宁采臣两人到此时才有机会向少女道谢。

  『姑娘,谢谢你,我叫宁采臣,这是燕赤霞。你为何会在这里?』

  『我叫小倩,我从小就被关在塔上,我也不知道我是从那里来的。』

  『为什么那天你要攻击我们?今天又要救我们?』

  『那天的事是因为火凤凰在我身上施了法术,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失 去神智,攻击身边的人,这样一来我就不能和人们一起生活了……』

  宁采臣说:『姑娘,那天我是逼不得以才把你打昏……』

  『别这么说,还好那天你把我打昏了,不然……别提了,我被打昏后 就被火凤凰抓走了,后来我听见有人要它杀了燕赤霞,我听见它的计 划,所以就赶紧来就你们了。』

  『谢谢你。』宁采臣转向燕赤霞:『燕兄,为什么妖魔想杀你?』

  『我也不知道,可能和我的身世有关吧!』

  『你的身世?』 燕赤霞对两人道出身世。

  三人听见人类和神魔间的争战,都沉默无语。

  『所以,我想往西边去,去妖魔的世界找寻这一切的原因。』

  『燕兄,我和你同行。』宁采臣慨然承诺。

  『姑娘,你家在何处,我 们先送你回去吧。』

  『我也不知道我家在那里,我从小就被带到塔上,只听说过我的父母 在西方。』

  宁采臣接着问道:『那么,你是否愿意和我们一道往西去呢?』

  『我愿意,我要去找我的父母。』

  燕赤霞点点头:『走吧!』

  三人收拾行囊,要往西方而去,十七年前人与神魔间的恩怨,燕赤霞 的身世和命运,都在西方,在未来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文章标签: